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 本所概況» 發展歷程

一、扎根魚米鄉,服務麻產業
  麻類所1958年建所。建所初期,條件極其艱苦,麻類所人借住民房、飲用塘水、點煤油燈,用肩挑背扛唱響了“勤儉建所,艱苦創業”之歌。1958年至1966年,在60余畝劃撥土地上建起了4500余平方米的科研、辦公、實驗、住宿等用房,添置了一批常規儀器。在此基礎上,克服當時基建任務繁重、技術力量薄弱、科研條件簡陋等困難,本著科學技術為生產服務的原則,走“開門”辦科研的道路,,建立農村基點,組織全國麻類作物科研力量進行聯合攻關,解決麻類生產上的關鍵技術問題,實施麻類研究課題43項,取得主要科研成果10項。1963年我國黃紅麻產區遭受毀滅性的炭疽病危害,曾使北方黃紅麻生產一度中止。我所科技人員連續三年奮戰在麻區,采用綜合防治技術,控制了炭疽病的蔓延,恢復了黃紅麻生產,既凝練了建所之初就確定的科研與生產實際相結合的思想,又形成了與社會合作、為社會服務的優良傳統,并傳承至今。

二、歷經十年亂,迎來春天臨
  “文革”期間,我所科研以及其它工作均處于癱瘓或半癱瘓狀。1978年,正值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撥亂反正,改革開放風和日麗,麻類所緊隨改革步伐,積極調整科研方向和任務,充實加強科研投入和力量,職工人數增長,科研條件改善,先后興建了科研、宿舍等用房13100平方米,我所呈現出欣欣向榮的發展局面。1984年,向中央建議開發造紙原料紅麻研究,得到國家高度重視和支持,開辟了紅麻造紙研究新領域。至1997年,爭取麻類研究課題138項,取得科研成果76項,獲獎成果48項,其中國家級獎7項,省部級獎16項。同時國內外學術活動十分活躍,人員互訪頻繁,近20年,先后有48人次赴亞、非、美三大洲9個國家進行學術交流,接待了來自五大洲11個國家或組織的官員、學者,前后舉辦17次國內外麻類培訓班,為全國培訓麻類技術骨干7000多人,對全國麻類事業起著極為重要的支撐作用。

三、遷所大發展,走進新時代
  進入本世紀,隨著社會主義新農村建設步伐的加快,麻類所盡管列入轉企單位,但全所職工在嚴峻的改革形勢面前,不等不靠,發奮圖強,2001年完成了舉所搬遷長沙的夙愿,建成了新辦公區、新試驗區和新生活區,擺脫了水窩的困擾,扭轉了干部與工人比例長期倒掛的局面,卸下了歷史包袱。通過深化改革,我所無論從麻類事業的發展環境、研究領域、研究方向,還是人才隊伍、創新能力、行業作用和行業地位等方面都發生了巨大變化,培養了一支包括國家級、部級專家、麻業博導、碩導和留學歸國人員在內的麻業創新隊伍。據2005年中國農業科學院信息所對全國1216所農業科研機構綜合實力評估結果顯示,我所科技創新、綜合實力和科技條件建設分別排名第16位、第25位和第33位。

四、研發成中心,全國一盤棋
  2006年底,我所在北京承擔并組織召開的全國麻業峰會,凝聚了麻業領域中農工科貿各部門的權威專家與學者150多人,對全國麻類發展進行宏觀規劃,主導全國麻業發展方向。2007年,由國務院批復的關于國家農業科技創新體系建設方案正式啟動,作為50種農產品之一的麻類,已被列入其內。同年4月,農業部指定我所為牽頭單位。我所負責和組織全國麻類產業技術體系建設調研與框架設計工作,組織開展了全國麻類產業技術體系狀況的調研及框架設計,調研范圍涵蓋全國16個省區的20多個麻類產學研單位。同年4月下旬,主持召開了全國麻類產業技術體系建設研討會,形成了“全國麻類產業技術體系建設方案”。近十年來,我所主持著行業重大科研項目。如國家科技支撐項目和行業公益性科研專項。其中編制的農業公益性行業科研專項中“苧麻、亞麻、黃/紅麻的高效生產與收獲技術研究”, 資助經費2100多萬元。這是麻類所在合作發展上的最新的聲音,也是最強的聲音。
  合作發展,顧名思義就是為發展而進行合作,通過合作贏得發展;戰略聯盟,就是因戰略而聯盟,通過聯盟贏得戰略,其根本目標是“共享、共贏、融合、發展”。從中可以透視出麻類所為服務三農和社會發展而樹立的新的理念和確立的新的目標,為拓寬服務渠道而表現出的寬廣視野和坦誠態度,為實現服務目標而彰顯出的堅定信念和合作姿態。
  我們拭目以待,麻類所必將邁出更堅定、更堅實的步伐,唱響未來最強音。

成年人电影